网站地图

公司新闻

宝瑞通典当行:典当行业突围需兼顾风控与创新

  原标题: 嘉融小贷拟2.9亿转让全部股权 重庆电力旗下企业清仓退出 图片来源:摄图网 《每日经济新闻

  商业部数据显示,全国137家商业保理公司中,天津67家,上海32家,深圳27家,重庆、浙江各4家,北京、河南、辽宁各1家。

  我国目前尚未出台专门针对融资租赁行业的法律法规,直接导致租赁公司发展面临制度性困境

  其中应收账款管理,悦达商业保理批授保理贷款信贷限额人民币1.40亿元予大丰海融,年利率9.23%,保理融资到期日2018年5月8日。

  但时隔一年后,2018年6月,易鑫却宣布与二手车交易服务提供商Yusheng Holdings Limited(“Yusheng”)签署可转换债券认购协议、商业合作协议以及框架协议,向Yusheng转让包括淘车移动应用程序及流量及数据库支持等资产。 而此举被外界解读为易鑫正式剥离交易平台业务的开始。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发现,已经有近2000户科技企业受惠于建行“技术流”专属评价体系获得科技金融信用融资。以广州映博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为例,该公司成立不到3年,2017年上半年销售收入有300万元左右,利润亏损,但按照“技术流”标准来看,其每年都有技术产出,体现为源源不断的“技术流”。“虽然目前暂时亏损,但我行仍然向该企业投放了134万元纯信用的‘技术流’配套融资。”鲍杰汉表示。

  本期债券募集资金拟投入使用的住房租赁项目包括佛山-C22、上海-吴泾、上海-博园路,三个项目合计用本期债券支付14亿元工程款。

  为何大批商业保理公司注册后却一直在“沉睡”?为何原本在运作的公司要暂停该类业务?商业保理业务在深圳的发展存在哪些“掣肘”?记者走访多家企业展开调查。

  二十五年的春夏秋冬,华夏典当行诠释了革故鼎新、开拓进取的典当精神,肩负更为广泛的社会责任。2016年,华夏典当行联合二十一世纪基金会启动了“华夏典当行专项公益基金”,通过寻找当地合适的公益机构和项目,实际践行“每开一家店捐款5万元”的公益承诺,支持并帮助到社会有需要的群体,实现“融通方圆、盈享天下”的企业使命。为推进社会和谐发展,营造人文环境做出贡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中国服务贸易协会商业保理专业委员会主任韩家平认为,在国家大力推动应收账款融资,强调金融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的背景下,商业保理已成长为供应链金融中发展最快的行业,在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降低大企业杠杆率和改善商业信用环境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不过,汽车融资租赁存在的金融风险同样不容忽视。 田维赢表示,下沉到传统金融机构未触达的用户,用户资质相对“次级”是目前汽车融资租凭市场面临的最直接的问题,这也是目前很多汽车金融公司采用融资租凭而非直接交易的根本原因。 同时,由于近两年切入融资租凭的竞争者越来越多,不够良好的市场竞争环境和可能存在的一些法律问题是目前融资租凭市场需要考虑的风险。

  此外,小贷公司还将通过发行ABS将资产剥离,大举扩张表外融资。

  另一方面,通过查阅基金业协会网站历年信息可以发现部分私募可能存在的异常信息。例如,注册资本不足、年度财务数据未提交、法定负责人经常变更等。此外,可从私募基金公司发行产品的跨度和数量分析其“靠谱”程度。若一家私募公司发行产品跨度长,说明资产管理经验相对丰富,反之,若长期不发新产品,则表明难以积累经验。

  大树金融表示,流程本身就代表着风控,国内企业供应链金融领域的互联网化程度其实并不高,比如在企业开户的问题上,有些平台实际上只给企业主开了账户,贷款主体并不是公司,因此在贷款额度和风险把控上都更多的偏向于按照个人业务信贷模型运作,无法达到企业级的要求。

  中国平安旗下平安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近日在上海正式发布“用心融万物”品牌口号,并重申其“双T”战略,即横向与金融服务生态圈协同,纵向聚焦“医疗健康”和“汽车服务”两大生态圈。

  尽管民品典当曾是典当行的传统主业,经历了从粮食、衣服、家电到黄金、珠宝、字画等品种变迁,但由于民品典当需要具备专业鉴定人才与技术,专业性很强,不像房屋抵押……

  北京商报2018年是新中国恢复典当行业的第31年,同时也是典当行正式划归各地金融办进行监管的元年,监管部门的变化及行业属性的调整对典当行业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随着银行信贷机构积极向小微企业倾斜,小贷

  北京商报2018年是新中国恢复典当行业的第31年,同时也是典当行正式划归各地金融办进行监管的元年,监管部门的变化及行业属性的调整对典当行业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随着银行信贷机构积极向小微企业倾斜,小贷公司等类金融机构的迅猛发展,典当行业面临着来自内外的双重竞争。面对变化和挑战,宝瑞通典当行执行官徐云鹏认为找到风险与收益的平衡点是典当行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此外,组建过硬的鉴定专家团队、差异化业务创新、改善客户体验也是帮助典当行突破发展瓶颈的关键。

  典当作为最古老的行业之一被称为现代金融业的鼻祖,而中国作为世界上最早出现典当活动的国家之一,其历史可以追溯到汉代。虽然由于一些原因曾被终止,但在恢复典当业的31年里,随着企业对小额、短期、快速融资服务需求的旺盛,典当行业一直保持着相对稳定的发展。

  根据全国典当行业监管信息系统显示,截至2017年12月,全国典当企业资产总额为1668亿元,同比上升1.3%,负债合计123.2亿元,同比上升8.7%。从总体盈利情况来看,2017年总体盈利能力上升,全行业实现营业利润17亿元,同比上升8.6%;净利润10.4亿元,同比增长3%。然而,行业亏损面与亏损额较上年有所上升,其中出现亏损的企业有3100家,亏损面达36.5%。

  其实,作为小众行业的典当业一直面临着来自各方的挑战,能够把控风险也成为典当行生存发展的关键,此外,资金、专业人才稀缺等问题也让不少小型典当行难以长久在市场中立足。在徐云鹏看来,对于金融属性较强的典当行业来说,风险控制是首要任务,如果没能衡量好流通风险、政策风险、管理风险等问题,典当行就无法满足客户与员工的双重需求。

  面对小贷机构的兴起和典当业固有的风险压力,各家典当行都在积极探索创新发展的道路,以满足客户日新月异的需求。“除了经营房产、汽车的抵押和借贷业务外,民品典当也是宝瑞通业务中的重要板块。此外,为了增强典当行鉴定的权威性,宝瑞通组建了汇集国内外顶级鉴定专家的百人专家团,建立了国内领先的奢侈品鉴定数据库。宝瑞通希望通过业务的差异化创新,让典当不止于资金周转,更在于盘活资产;让典当不止于消费,更在于文化体验和收藏投资。”徐云鹏表示,“这些坚守和创新也有效地控制降低了企业的运行风险。”

  随着今年典当业交由金融办主管后,典当行业也进入了发展的新纪元。徐云鹏认为此番举措更加肯定了典当的金融属性,在金融办相关条例的指导下,典当企业能够更好地开展特色化经营。他表示,典当包含金融和流通两个属性,宝瑞通一直致力于典当金融属性的开发,因此划归金融办主管将更加有利于我们开展典当金融服务。同时,我们也会继续加强典当流通领域的开发,在商场内开设寄卖店铺售卖B端供应商的产品,甚至未来还希望能将寄卖板块建设成面向C端的二手奢侈品流通平台。

  北京商报:就宝瑞通而言,特色业务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徐云鹏:宝瑞通致力于解决中小微企业的应急融资,因此业务重点主要聚焦在如何让客户能够最快捷和便捷地拿到资金。目前,宝瑞通最快的一笔业务达到了4小时工作时间就放款的速度。爱彩彩票在民品典当方面,我们建立了“百人专家团”,通过这一模式增加民品鉴定的权威性,同时更好地配合绝当品销售。此外,为了满足不同客户的需求,让更多的大众享受到典当行业的专家鉴定资源,我们的“百人专家团”也向民间开放鉴定业务。

  北京商报:除了建立“百人专家团”外,在民品典当方面宝瑞通又进行了哪些创新?

  徐云鹏:我们希望民品典当业务能够做的不仅仅是消费,而更多的是文化体验,产品涉及古董珠宝、限量珠宝、世界十大名表、传统手工金器等多个门类,并经过权威鉴定中心的鉴定以确保珠宝、名表等当品价值评估的客观性和可信性。同时,宝瑞通鉴定中心建立了奢侈品鉴定数据库,并与中国商业联合会钟表眼镜商品质量监督检测中心达成合作,共同推动国内钟表鉴定标准的建立。

  北京商报:面对市场中的诸多挑战,您认为典当业的出路在哪儿?

  徐云鹏:创新至关重要,未来宝瑞通将依然聚焦典当业金融属性的创新,我认为创新分为经营创新和管理创新两类,虽然在核心模式上创新并非易事,但在产品和服务上创新仍有很大的空间。比如除了房产、民品、汽车外,能否丰富抵押物的种类就是我们在不断探索的方向之一。而在服务方面,我们也在逐步推动通过互联网为客户提供O2O服务,探索传统企业+互联网的新模式。